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庐山西海风景名胜区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看西海
媒体看西海
独树一帜的庐山宗教文化
作者: 添加时间:2015-02-09 14:58:08 访问次数:0  

我以为,在所有歌咏庐山的诗词中,苏轼的《题西林壁》堪为极品。因为,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面前,任何描写都是苍白的,任何技法都是拙劣的。一句“不识庐山真面目”,便把所有感悟宣泄殆尽,把无边遐想留给后人。

生活在离庐山咫尺之遥的我,也算得是“天缘有份”。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年到“早生华发”的中年,期间曾多次登临庐山,却没写下任何相关的文字。不是不想写,只是因为别人看得清的,不必我来聒噪,附庸风雅;而别人看不清的,我也未必看得清,未必有新鲜感悟与人分享。

但我还是极力想走进庐山,仿佛冥冥中有个声音在召唤。仲夏的某日,当同伴还在享受山中酣眠时,我起了大早,走进了牯岭之晨。

这是一幅世俗生活的画卷:路边早餐店蒸腾着炸油条的烟霭和香气;丰腴的中年妇女提着刚买的新鲜蔬菜磬磬地从石阶上踏过;满脸安详的老人心无旁骛地舞着太极;三三两两的民工拿着大瓷缸朝不知哪里的工地走去……除了更加静谧、更加清新之外,牯岭早晨与山下的小城几乎没有区别。

这就是庐山与其他名山最大的不同。其他的山上有宾馆酒店,但庐山上有图书馆、体育馆、电影院;其他的山上有疗养院,但庐山上有医院、学校、幼儿园;其他的山上有仿古建筑群,但庐山上有活生生的一座城。现在,这个山中之城的常住人口逾万,这在名山中是绝无仅有的。游人羡慕他们生活在风景里,他们却说,庐山地盘太小、雨雾太多。他们不像其他景区人,为了衬托气氛而成为穿了古装的“道具”,他们是真真切切生活在现代社会中的普通“山民”。

在庐山,可以访古、参禅,可以极目天涯,也可以神游历史。但只要回到牯岭,踏上石板铺就的小街,融进来来往往的人群,你就一脚回到了现实,回到了生活。庐山是最有生活感的山,她教你入世,教你淡定,她不会让你在虚无缥缈的精神世界里走得太远,走得太累。

牯岭的街道并不整齐,时不时这儿一条小道,那儿一条支巷,就这样随意地铺展开来。但漫步其中,一点儿也不觉得杂乱,倒是有种疏落有致的美。一幢幢大小不一的房屋就撒落在路旁参差的古木中,最有特色的是那些充满异国情调的别墅。

鸦片战争以后,庐山脚下的九江作为通商口岸之一,与外界的交流日益频繁。聚集九江的洋人难以忍受江南盛夏的酷热,遂将目光转向庐山。自1895年英国传教士李德立首开先河后,西方各国人纷至沓来葡京赌场。他们的建筑师在这片未开垦的处女地上尽情施展着自己的才华,为庐山留下了近千栋造型别致、风格各异的别墅,留下了这凝固的音乐,当然,还有那抹不去的宗教信仰印痕。


而在此之前,庐山的标志性建筑却是寺庙和书院。东晋时期,高僧慧远南渡长江,在庐山创立了东林寺即时篮球比分,并以此为基地进行了一系列卓有成效、明显“中国化”的佛教活动:翻译佛经、组织僧团、与王公贵族社会名流密切往来,大大加快了佛教中国化的进程,从而确立了“净土宗”与庐山在中国佛教史上不可替代的地位。上苍似乎还要为庐山再添浓墨重彩的一笔,九百年后,一代理学家、教育家朱熹被派到庐山脚下出任南康知军。朱熹在南康(星子)为官仅三年,却干了一件足以影响中国数百年的大事。他利用自己的威望和影响,筹资重修了残破不堪的庐山国学,并改名为白鹿洞书院。在这里,他开坛讲学,弘扬理学思想,把理学推向了发展的高峰,白鹿洞书院也无可争辩地成为理学发展的里程碑。

1928年4月,著名学者胡适登上庐山,足迹遍及山中名胜,写下著名的《庐山游记》,独具慧眼地提出了对庐山的断语:“庐山三处史迹代表三大趋势:慧远的东林,代表中国‘佛教化’和佛教‘中国化’的大趋势;白鹿洞,代表中国近世700年宋学大趋势;澳门网上博彩牯岭,代表西方文化侵入中国的大趋势。” 胡适不愧为一代宗师。我认为,他对庐山的定评,直到今天仍然是对庐山文化最精辟的概括。

就这样走着、想着,不知不觉阳光已透过密林的缝隙洒落在我的身上,路上的游人渐渐多了起来。牯岭的早晨已经过去,新的一天已然开始…

关闭页面  打印该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