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庐山西海风景名胜区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西海 > 品读西海
品读西海

一、庐山西海揽胜
  庐山西海,由誉为“天上云居”的云居山和“梦幻西海”的柘林湖两大版块组成,共有6大景区,数十多个风景点。这里既有独享千年历史声誉的中国佛教禅宗文化,又有一流的水资源和中国最美好的湖光水色。

  天上云居

  云居山最早称为“欧山”。相传战国末年秦兼并 六国的时候,楚怀王被骗入秦,楚国的大将军欧岌为保护楚怀王的后裔康王来到庐山避难。秦国将领王翦知道后,立即带兵急追而来。慌乱之中,康王走失,欧岌到 处寻找不见康王的踪影,这时楚国大势已去,欧岌便躲进这座荒无人烟的深山修炼得道,人们为纪念忠臣欧岌,颂扬他的高风亮节,就将此山称为“欧山”。李唐以 后,人们因山势雄伟高峨,常被云雾所抱,便改名为“云居山”。云居山海拨为969.4米,其主峰为 1143米,面积216平方公里。山上秀丽天成的自然 风光,被历代名人视为“绝观胜处”,不仅空气清新,气候宜人,溪桥纵横、奇石突兀,而且古木参天,植被繁茂,是国家森林公园。古往今来,云居山既是“云岭 甲江右”的人间仙境,又是“名高四百川”的佛教禅宗道场。历代众多文人墨客如白居易、苏轼、黄庭坚、晏殊、朱熹、王安石等曾慕名登山来访,留下了近三百首 流芳百世的诗词。其中宋代文学家苏轼曾多次登山寻访,感叹不已,赞咏它是“冠世绝境,天上云居”。

  莲花城

  庐山西海六大景区之一的莲花城,距今已有一千 二百多年的历史。唐元和初期(公元806年),开山始祖道容禅师从云居山南麓瑶田村的保定寺来到云居山。上山后,见山顶上有一个巨大的盆地峡谷,四周峰峦 环列,中央坦然平整,高峡湖水清澄如镜,宛如水上盛开的莲花。道容禅师当即被这里远离尘世、清净幽稚的环境所感染,乐不自禁地称道:“真象一朵一尘不染的 莲花!”时隔不久,他便带领几十名僧徒进山创建寺庙,在此弘扬禅宗佛法,成为庄严道场。为此,唐宪宗亲自赐给御名为“云居禅院”。后来人们就把云居禅院所 处的位置美其名为“莲花城”,真如禅寺正好坐西北向东南雄踞莲花城中。请大家环顾四周的山峦,它的靠山主脉是连峙凌霄的“五老峰”;寺庙后面是翠光耀目的 枕峰“龙珠峰”;寺庙左边是峰恋叠嶂的“袈裟峰”;寺庙门前是天然屏风的“钵盂峰”;寺庙外围是双象卷鼻的“象五峰”。这一天然景观,古代文人赞叹它大有 “焕百宝之庄严,压万景之明灭”的雄伟气势。清朝著名儒释戒显在他一首题为《莲花城》的诗中写道:“莲峰簇簇饶华堂,一钵中央倚镜开,对寺面看云捧出,当 湖直逼海浮来”。由此可见,莲花城是云居山的动脉。

  赵州关

  过了云居山山门往前走两华里就是真如禅寺第一道屏障“赵州关”了。它位于莲花城中心隘口,两山挟一关,凡是进出真如禅寺的人,非得从关门进出不可。

  曾经有游客提过这样一个问题:“在中国只有河 北省的赵州桥驰名古今中外,就是连河北省的赵州地区也没有赵州关,为什么真如禅寺要在寺院前方的中心隘口建座赵州关呢?”它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相传唐禧 宗中和三年,即公元883年,唐代后期著名高僧道膺禅师上云居山担任“云居禅院”住持之后,香火法事十分旺盛,门徒弟子达一千多人,云居禅院俨然成为天下 丛林的一大领袖,道膺禅师也成了僧俗各界人士的高僧大德,深得唐昭宗的赞赏,便将云居禅院改名为“龙昌禅院”,并且赐给道膺“弘觉大师”的御号。

  当时,河北省赵州地区也出一位很有名气的高 僧,名叫纵谂,僧人称他为“古佛”,年过八十还云游四方。纵谂禅师在90多岁的那年,为了传经弘法,一路跋山涉水,不舍昼夜,专程从河北赵州步行来到“云 居禅院”,与道膺禅师共同开堂演法,深受佛门弟子拥戴,道膺对他也十分敬重。

  一年后,纵谂禅师返回赵州,道膺禅师破例送他 离别寺院,两位高僧走到莲花城中心隘口时,又叙谈了一个多小时,方才依依惜别。时隔不久,道膺得知纵谂在河北赵州圆寂,万分悲痛,几天日不思食,夜不安 眠。常常独自来到当年与纵谂禅师叙别的中心隘口,追思故人,回忆往事。为了缅怀纵谂禅师的功德和情谊,道膺禅师于公元900年在当初两人叙别的中心隘口建 起了一道关楼,取名为“赵州关”。此后,赵州关几经倒塌重建。现在大家看到的关楼,是1984年在保留古迹的基础上重新设计建筑的。关楼高7米,宽11 米,全是用花岗石精雕砌成,结构严谨,气势雄伟。匾额上的“赵州关”三字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德衍先生亲笔书写的。虚云老和尚担任真如禅寺方丈时, 为赵州关作了一副对联:“到这里不准你七颠八倒,过此门莫管他五眼六通”。读罢这副对联,令人心神顿收,不敢另生他念。宋朝诗人苏东坡每次行至赵州关时, 都要停下脚步,整理衣冠,仰首静立片刻之后才过关入寺,并且特意写下了《赵州关》一诗:“河北曾闻赵老关,倩谁移至在云山。须知不涉关津者,拍掌吁呵去不 还”。

  佛印桥·谈心石

  在云居山真如禅寺的正前方,有条流水潺潺的碧溪,它的西侧有座“佛印桥”。

  相传:宋代高僧佛印禅师任真如禅寺住持时,为 方便佛门弟子及香客进出建造的,又因他常来桥上踱步,人们就称它为“佛印桥”。佛印禅师原名了元,因德行高岸,才能卓绝,僧众倾服,名扬朝野,深受宋神宗 赞赏,不仅亲自赐给了元禅师高丽磨衲金钵,而且赐给他“佛印禅师”称号。

  往桥上东南侧走三米,就可以看到一块平整光滑的天然花岗岩巨石立在碧溪桥畔,世人称它为“谈心石”。

   “谈心石”的名字缘于佛印禅师与苏东坡的一段深厚情谊。早在佛印禅师任江苏镇江金山寺住持时,就与当时担任杭州太守的苏轼过往亲密,两人每次见面,不是谈佛论道,就是戏言闲聊。此后,苏轼便称自己是佛门居士。

  公元1907年,佛印禅师出任真如禅院住持 后,苏轼每次经过江西都要从庐山步行到真如禅院同他促膝长谈,有时叙谈到清晨三、四点钟,并写下了《戏答佛印偈》一诗:“百千灯作一灯光,尽是恒沙妙法 王。是故东坡不敢惜,借君四大作禅床。”充分表达了自己对道膺禅师的敬慕和彼此间的深厚情谊。离别时,佛印禅师与苏轼都在这块巨石上面对面盘腿而坐,共叙 没有说完的话。有一次,苏轼与佛印叙谈之后,兴致勃勃地从布袋里取出笔墨,在巨石上挥毫写下“石床”二字,意为二人以石为床,共卧畅谈。佛印喜出望外,当 即请人将“石床”二字镌刻在巨石上。后来,山洪暴发,石床被淹没。1957年,虚云老和尚主持疏浚明月湖和改造碧溪时,将石床挖出来置于佛印桥头,并且赋 诗一首。如今谈心石已成为庐山西海一大人文景观。

二、游荡在西海山水哲学里

游历西海,立足大山大水之间,感悟禅山圣水神韵,总觉得自然山水造化中有一难解现象:有大山处常无大水,有大水处难见大山,如西海这般集大山大水于一体的自然风光少之又少,亦如集仁智于一身的历史抑或现实人物凤毛麟角。

   “仁者爱山,智者乐水”。孔子之后,这一经典命题被阐释出很深很丰富的哲学内涵,也被实践出很多很精彩的行为典故。览尽方圆内外,遍数精英草根,印象里多是仁者少智略显木讷,智者缺仁尽现狡诈。或仁或智,似乎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

    自然的造化与社会的造化是否同出一理,都来自那个谁也没见过的上帝之手呢?难道确如孔老夫子所认为,仁与智、山与水中真有内在的对立和不相融吗?

    在西海,我陷入了迷惘之中。

    泛舟湖上,置身千岛落珠、波光潋滟的景致里,仿佛听见了珍珠玉盘的叮当撞击之音。这里是圣水朝圣之所,是天河若水在人间的唯一范本。抬头仰望,映入眼帘的是高耸湖边、并肩而立的吴王峰和桃花尖。

    目 光所及,思绪已穿越了二千年历史。相传三国时期的吴王孙权就出生在吴王峰下黄荆洞旁的金灵寺,其祖父孙钟曾在此租地种瓜。西海有很多地名由来和传说,都和 孙权有关。《孙氏宗谱》的谱序中称:“创东吴五十二年帝业,其发祥之地即武宁瓜源也”。永修、武宁两县的明清县志多有孙权祖墓在吴王峰的记载和考证,称为 天葬坟,原是“豫宁八景”之一。当地一首流传甚广的古民谣这样描绘:“吴王峰,雾沉沉;朝天简,天葬坟;马喷水,撒金银;七姐妹,把洞门”。

    忽 然想起辛弃疾的那首《南乡子●登京口北固宁有怀》:“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三人当中,曹操以枭雄称世,刘备以仁厚传名,唯独孙权既无 “挟天子”之便利,又无“皇叔”之根本,但集仁智于一身的他,带领东吴以赤壁之战为起点,演绎出一段千古传颂的辉煌。难怪连曹操自己都喟然叹曰:“生子当 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

    精 英如是,草根又当如何?桃花尖有一个美丽的传说,说的是王母娘娘的潘桃园里一名桃花仙子,相中当地一个叫黄荆的穷小子,私自下界,触犯天规,由此拉开了一 场草根百姓与天庭皇权的争斗,尽展民众智慧与仁义,故事的结局似乎总是悲剧的定式,桃花仙子被点化成了那座叫“桃花尖”的神奇山峰。山下原有一个山洞连通 修河,后为西海所淹,相传由此洞进入,便到了陶渊明笔下的“武陵桃花源”。那里是大同社会的理想之地,仁与智的融合在桃花源里应该说达到了一种更高境界, 亦如陶公本人从精英返身做回草根,着实让人仰慕得很。

    方 内如是,方外又当如何?能看破红尘、走出方内之人,当是追求大仁大善、大智大慧、大慈大悲者。然在当下,人心不古,很多地方的和尚也要定职称、论级别、敛 财物、造金殿、讲享受,为达目的甚至不惜妖言惑众,让人觉得难以找到一块真正的方外净地。西海被不少有识之士称作“禅山圣水”,座落在西海云居山顶的真如 禅寺,一个返朴归真之地,高僧辈出,历来为佛家推崇。从唐宋时期的道膺、佛印,到近现代的虚云、海灯,其实都是集大仁大智于一身的方外典范。秉承农禅并重 的禅风,坚守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当是清修中开仁启智的“不二法门”,难怪西海云居能成为新中国佛教领袖的摇篮。

    一 人如是,家国又当如何?战国时齐宣王问:“交邻国有道乎?”孟子说:“惟仁者能以大事小,惟智者能以小事大”。《论语》里解释“克己复礼谓之仁”,小平同 志把“韬光养晦视为智”。回想我国历史上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汉唐时以大事小的成功,奠定了中心之国的盛世气概,当代改革开放三十年以小事大的实践,开 创了和平崛起的复兴之路。在世界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中国站上经济总量第二的今天,如何做到以小事大之智和以大事小之仁的有效结合,正是当下对国家也是对国 人的重大考验。

    游艇在岛屿和山峰的倒影里摇曳,我却如入定一般,神思游走,灵光闪现。朱熹认为只有孔子能做到仁与智兼备:“唯圣人兼仁智,故乐山乐水皆兼之。自圣人而下,成就各有偏处。”其实,山水相依是自然之律,仁智相随是人性之本,大山大水之美,大仁大智之风,一直都存在于世间万象当中,不是缺少存在,而是缺少发现,功利与浮躁遮住了人们的眼光,也迷失了人们的心性。

“天上云居禅一日,西海梦幻三百天,水母桃花仙未老,人鹤共舞六亿年。”我如梦惊醒,清澈的湖水里,天女散花般,游荡着一大群张合自如的桃花水母,这些古老的精灵仿佛在不停不休地讲述着那个古老的传说。

(作者系庐山西海风景名胜区党委委员、组宣部长   柳鸿斌)

三、花源谷赏桃花

真希望你也来一起看这里的桃花。

坐一条小船,水清如镜,在小岛间穿行。

人 们喜欢稀奇的品种,不但是因为物以稀为贵,实在是这些生物有实在的妙处。人间四月芳菲尽,小岛桃花始盛开。这里的满天红实在不是我喜欢的桃花样子,深红 色,花朵繁盛,沉甸甸的,不似火焰,而是烧红的烙铁。能开一个月。这个岛上的桃花是近年栽的,主人为了在没有人烟的群岛中搭出架子,所以种了这些烙铁似的 花朵,在列岛环伺和清波碧水间高张艳帜。

有 一种垂枝鸳鸯桃。枝做垂柳状,窈窕扶风,一树花开两色,粉红与粉白,名为鸳鸯。粉色重瓣,浅浅的色,圆圆地微张。轻盈美丽,像个烟泡。白色的花朵上偏有一 两粉色花瓣,从花心渐次晕染上来,似不胜酒力,又似不堪春光。唐人有诗云: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这还是匀称的,偏这不匀称的,如同传说中的半面妆。不 知是这女子太过骄傲,只于眉心贴一花黄,便以容色夺人,还是慵懒性子,只略匀粉腮,近日长坐深院,不见生人。还是晨起妆容,睹物怀人,或者对着春光感慨, 竟无心思描画。生物中的偶然奇特,犹似故事的偶然传奇。

桃 司春,菊掌秋,桃之明媚鲜妍,菊之飒爽英姿,本是不同风物,难以直面高低。所以有人为菊不平: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不过偶然一句,倒真有幸 事。菊花桃,菊花之细长花瓣状,桃花之粉匀细敷,春光中向人吐蕊,初见惊异,再看惊叹,不过春桃秋菊一处,其实也未必如想象中惊艳。

据说还有一种人面桃花,初开纯白,渐次绯红,如少女目意中人,羞色渐上。直至满面通红,扭头而去。

另 有岛上遍种海棠。海棠花小,绝似乡野中夏季的野蔷薇。其中西府海棠结苞时嫣红,渐开色渐褪,至全开时,只剩花瓣边一线红色,如同镶边,一股异香,中人欲 醉。香不浓郁,也不打鼻,略微的甜,无法琢磨,好像有前后味,总觉得在哪里闻见过的,再想不起来。用力嗅了嗅,似乎又变了,淡了,散了。

想 起唐伯虎的桃花庵歌: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 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忒疯 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做田。

痛 快淋漓。桃花最早在诗经中:逃之夭夭灼灼其华。多么烂漫强健,生命的繁衍不息,春天的生生不灭,人类的生殖传承,世俗生活的淳朴安好。到了后代乱世,这种 平实的生活渐成幻影,陶渊明的笔下,桃花就成了隐逸的象征。桃花逃花,从血光刀剑逃开。到了盛唐,桃花不知怎么又被描述成了轻薄儿:癫狂柳絮随风舞,轻薄 桃花逐水流。明明同是“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桃花自然是不管自说自话的人类,每年花开花落,自在无比。不过若有这样尽兴的人、尽兴的酒,坐 在桃花下开怀畅饮,无话不谈,岂不乐哉?

微斯人,吾谁与归?与清扬君共赏,以酬唱答。

(作者系武宁县电视台记者  张 雷

四、庐山西海历代文人诗词

云居寺孤桐

(唐)白居易

一株青玉立,千叶绿云委。

亭亭五丈余,高意犹未已。

山僧年九十,清净老不死。

白云手种时,一颗青桐子。

直从萌芽拔,高自毫末始。

四面无附枝,中心有通理。

寄言立身者,孤直当如此。

 

游云居山寺

(唐)白居易

乱峰深处云居路,共踏花行独惜春。

胜地本来无定主,大都山属爱山人。

 

云居温泉

(唐)白居易

一眼汤泉流过东,浸泥烧草暖无穷。

骊山温水今何事?流入金铺玉砌中。

 

戏答佛印

(宋)苏轼

远公沽酒饮陶潜,佛印烧猪待子瞻。

采得百花成蜜后,不知辛苦为谁甜。

戏答佛印偈

(宋)苏轼

百千灯作一灯光,尽是恒沙妙法王。

是故东坡不敢惜,借君四大作禅床。

 

云山温泉

(宋)苏轼

石龙有口口无根,龙口汤泉自吐吞。

若是众生本无垢,此泉何处有寒温?

 

云居祐禅师烧香颂

(宋)黄庭坚

一身入定千身出,云居不打这鼓笛。

虎驮太华入高丽,波斯鼻孔撑白日。

 

咏云山温泉

(宋)王安石

寒泉清听永,独此沸如焚。

一气无冬夏,诸阳自废兴。

人游不附火,虫出亦疑冰。

更忆骊山下,铿然雪满塍。

 

吟云山温泉

(宋)朱熹

连山西南来,中断还崖起。

干宵几千仞,据地三百里。

飞峰上灵委,众壑下清美。

建兹势力穷,犹能出奇伟。

 

自题写照

(宋)了元

李公天上石麒麟,传得云居道者真。

不为拈花明大事,等闲开口笑何人?

 

登云居

(宋)黄庭坚

瘦筇扶我上稜层,眼力穷时脚力疼。

天上楼台山上寺,云边钟鼓月边僧。

四时美景观难尽,半点红尘到不能。

白发庞眉老尊宿,祖堂秋鉴耀真灯。

 

游云居

(宋)苏轼

一行行到赵州关,怪底山头更有山。

一片楼台耸天上,数声钟鼓落人间。

瀑花飞雪侵僧眼,岩穴流光映佛颜。

欲与白云论心事,碧溪桥下水潺潺。

 

  

(明)真可

悬空架地力能移,怪石为匡藓作皮。

无孔铁锤敲便响,传留直下不须疑。

 

五龙潭

(明)郑州玺

石桥浮碧半天台,犹领欧峰白浪来。

兄事匡泉云乱泼,儿名吕水练排

分流月